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哲科破近一年意甲主场进球荒,生涯联赛进球数达200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董皓轩

【社会37度】

编者按:这里的文字没有浮华,没有空谈,没有“标题党”。信息轰炸的网络时代,我们只希望安静记录身边的故事,关注冷暖人生,带你触摸社会的体温。

恐婚、剩女、光棍节、持续走低的结婚率……网络上但凡出现和年轻人婚恋相关的话题,总是会引起热议。大家都在讨论:这届年轻人为什么不结婚?

据《2018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公报》, 2018年全年,中国依法办理结婚登记1013.9万对,结婚率为7.3‰,结婚率创近10年新低。民政部统计,其中包括超过7700万独居成年人。

数字背后,是鲜活的个体。他们为什么不想结婚?婚姻对他们而言又意味着什么?

单身不需要理由

“我单身,但是我光彩照人”

30岁的第一个月,刘子熙决定和相恋7年的男友分手。

在大家认为该谈婚论嫁的阶段选择单身,她不是没有纠结,甚至犹豫了两年。“是会舍不得,但我不想自己以后的日子都过得不开心”。

这位从事自媒体行业的外语老师,样貌姣好,收入不错,且高度自律。运动、照顾宠物、练习口语、录视频、工作、一年两次的旅行、每周一场的电影……她过得充实且有条不紊。

曾经很向往婚姻的刘子熙,正在重新考虑结婚的必要性。

不想做饭,可以点外卖;下水道堵了,可以请专业人员上门服务……经济和思想独立的刘子熙认为,很多生活中的麻烦请专业人员来解决就可以了。

所以对她而言,“家里需要一个劳动力”这种传统观念已经不足以成为要结婚的理由。

爱情会过期,但和小狗Nico以及斯芬克斯猫Vincent的感情是不会变的。5年了,他们已经成为了刘子熙的“家人”,在需要的时候陪着她。“这么多年,周围的人来来去去,只有他们一直在我身边”。

《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》显示,2018年中国宠物(犬猫)市场规模达1708亿,猫狗消费人群中,未婚者为主,80、90后占比达到75%以上,女性占比达到85%以上,除个人爱好之外,“精神寄托”成为养宠物的第二大理由。

“心情不好的时候宠物会陪伴在身边,可是人不一定,宠物和旅行在一定意义上满足了自己需要人陪的心理需求,所以不孤单。”刘子熙说。

但在社会学家看来,这两种陪伴性质是不同的。“无论从权利义务关系方面,还是从未来发展方向方面都不同,恋爱的陪伴,需要进展到结婚、生子,要把不确定性变成确定性。但现在年轻人一方面是惧怕这种确定性的,但同时他们又惧怕不确定性,这是非常矛盾的。”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社会学教授陈辉说。

但刘子熙觉得自己的物质和心理需求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结婚变得可有可无。七夕的时候,她录了一支短视频,说;“单身不表示一种身份,而是形容一个人足够强大,不需要依赖别人就可以享受生活;人应该先学会独处,然后才是与他人分享”。

“你单身,但是你光彩照人”。

婚恋的无奈

彩礼真的是一道槛吗?

与刘子熙潇洒的主动单身相反,安桐的单身是无奈的。

在知乎上,“为什么越来越多年轻人不想结婚了?”的话题获得了近两千万的关注。24岁的安桐从现实角度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引起了网友共鸣,“这个社会没有阻碍谁结婚,但社会规则决定了你‘现阶段’有没有资格结婚”。

从职高毕业后,安桐成为了富士康的一名工人。加班加满的情况下一个月能赚4900多,这意味着一个月要额外加班80个小时。没有订单的时候几个月都没活干,大家只能吃底薪,刚进厂的安桐底薪只有1800左右。

“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极少数能在这个年龄段独自买房娶妻吧?”他质疑道,在工厂上班的安桐一年最多存3万。在老家村里,同龄女孩都结婚了,而男生受限于物质条件,绝大多数都没有结婚。

除了较低的收入水平,高价彩礼也是阻碍“安桐们”进入婚姻的一道槛。

在知乎回答“为什么越来越多年轻人不想结婚了?”时,安桐根据身边的情况,按照最低标准算了一笔账。

在老家安庆桐城,两个人打算结婚,男方要出房子30万首付,车最低要10万,彩礼、三金、婚纱照、婚宴等林林总总至少需要16万,一共是56万。每个月还有3000左右的房贷,而安庆的工资水平大概就5000左右,工人赚的还要再少些,如果家里有老人或是小孩身体不好,这种情况的家庭是没有能力去预防意外的。

城市里,高学历高收入的大龄女青年婚恋问题是社交媒体的常见话题,她们生活在城市里,有着较强的话题设置能力。而身处农村地区的大龄青年们,他们的婚恋尴尬,往往处在舆论焦点之外,偶尔出现的一些与他们相关的热搜话题,大都与“天价彩礼”有关。

“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钱,钱不能度量婚恋和情感,但没有钱,似乎又是万万不能的。”安桐说。

家庭条件、工作是否稳定、收入高低,都成了限制安桐结婚的因素。他还是对婚姻抱有期望的,但不是现在,他要先赚钱,等自己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再结婚。

婚姻门外的恐惧

结婚,他们在犹豫什么

虽然单身的理由不尽相同,但是面对婚姻,他们都有相似的烦恼和恐惧。

刘子熙对婚姻的犹疑还来自于周围已婚朋友的经历。

对方物质条件好,或有北京户口,都是结婚的理由,是否相爱不再是唯一的因素。“结婚要面对很多风险。”刘子熙说,婚后一开始两人或许如胶似漆,生活得很幸福,但当激情退却,矛盾就会变多。出轨,家暴,高昂的离婚成本,孩子的抚养……涉及方方面面的问题,一时也难以割舍。

“感觉婚姻到最后,就是大家凑合着过而已。”刘子熙说。

对此,陈辉认为和传统婚姻相比,现代婚姻的功能已经发生了变化。“现代婚姻最核心的是保持自我的独立性,要愉悦,自主,自己开心,而传统婚姻是不讲个人的,是家庭本位的,个人服从家庭。”他坦言,当代中国正处于转型,是传统和现代的杂糅。

而对安桐来说,除了经济压力,责任也是他是否进入婚姻的犹疑之一。在老家人眼里,1996年出生的安桐该结婚了。但他并不觉得自己现在有能力去承担婚姻家庭的责任,特别是对于孩子的责任。

“万一……我像我父母那样怎么办?我的孩子要重复我的一生么?”

作为曾经的留守儿童,父母一次次离开的背影深深地烙在了安桐心里。他被迫独自成长,自己面对不会的难题,面对同学的欺凌,面对师长的讥讽。

安桐无法原谅父母当初的选择。但在他周围,大多数人结了婚,生下孩子还是给爷爷奶奶带,自己出去打工。他明白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,可情感上还是无法理解。

此外,作为独生子女的安桐还有另外的顾虑。“以后我爸妈万一生病了,我除了辞职照顾他们还有选择吗?但辞了职就没有经济来源,一结婚,上面有四个老人,还要养孩子……”他认为,不结婚也是在控制风险,怕自己承担不起。

未来

归根到底是要遇到合适的人

虽然有各种各样的顾虑,但面对“结婚”这道题,刘子熙和安桐有一个共同的认知:要选择合适的人。

三观不合,这是刘子熙对已逝感情的总结。“我所追求的他不支持,而他认为可以放弃的,我却并不能接受”。

买房,结婚,生子,终老——这曾是刘子熙想象中两个人的未来。她想着结了婚需要更安稳的生活,房子能够提供保障;生了小孩要好好教导,对自己创造的生命负起责任。

但在男友看来,刘子熙是在制造焦虑。何必那么拼呢?房子可以不买,租就可以了;孩子也可以不要,少些压力;最重要的是享受当下,计划下一次出游。

对于刘子熙开抖音账号和个人微信公众号,并且逐渐走红这件事,男友也很不满。“他怕我成长太快,见得人多了,会脱离他的掌控。”刘子熙说。

“女性在婚姻中的需要和体验在发生大变化,对于婚姻的价值感也在变化。”陈辉分析道:“现在女性成为了独立主体,不再依附,这对于两性关系协调构成了挑战。”

三观不合,也是安桐对自己至今单身的原因总结,“一直没有遇到喜欢的人”。

他认为,情侣之间最重要的就是理解和支持。“我穿地摊货,吃路边摊,你不能说我抠门和没品味。我不一定和你一样穿名牌,但我不反对你穿名牌。”他觉得,最起码双方都要尊重对方意愿。

至于对未来伴侣的要求,安桐觉得对方的工作收入和自己差不多就可以了,低一些也没关系,对方想做家庭主妇也可以,但是不能好吃懒做。

“我们要明白晚婚问题的复杂性,不要给年轻人贴上标签。”陈辉认为,不能仅仅只是施加压力,最后可能适得其反,“宽容的婚姻文化,对于整个社会,是非常有益的”。

以后会考虑结婚吗?刘子熙的答案不确定。她承认,看到周围的人纷纷结婚生子,偶尔也会有点着急,但自己还是更享受当下的状态。

“我是个可以和自己相处得很好的人”。 (应受访者要求 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)(郎朗)

首页 - https://hnkailin.com